在19个国家传播 mRNA猴痘疫苗已经启动 为什么我们仍然对猴痘疫情感到恐慌?

传染科 2022-06-23 04:26:41 次浏览 作者:从清晨到暮

导读

猴子横行,已经蔓延到全球19个国家。近日,中国生物表示,如有必要,将重启牛痘疫苗生产。

昨天,Moderna也紧急启动了猴痘疫苗的开发。科学界也非常关注猴痘。同日,英国学者在《柳叶刀》上发表论文,追溯了2018年至2021年7例猴痘患者的临床资料,以期为当前猴痘疫情防控提供科学依据。

猴痘在历史上与天花同属正痘病毒。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有效率为85%,猴痘病毒感染的症状与天花相似,但猴痘的临床症状较轻,潜伏期通常为6至13天,最长可能为21天。

那么,猴痘病毒今天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吗?会不会造成新的“猴痘疫情”?我们是不是太担心猴痘了?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时代,不明原因的儿童肝炎风波还未过去,“猴痘”又一次侵入了我们的生活。那么,传说中的猴痘是什么?和人类历史上的天花有关系吗?那些可以治疗天花的药物可以直接用来治疗猴痘吗?

01

猴痘能不能用药治疗,怎么预防?

最近,《柳叶刀传染病》发表的一篇文章回顾了2018年至2021年英国7例猴痘感染者的临床数据和实验室结果。

这项研究报告了患者对两种不同抗病毒药物brincidofovir和tecovirimat的反应。这两种药物以前主要用于治疗天花,在动物身上被证明对猴痘有一定疗效。

在研究的患者中,有3名患者接受了Brincidovir (200 mg,每周一次)治疗,他们都出现了肝酶升高,导致治疗停止。1例患者用特可韦(200mg,每日2次,口服2周)治疗,无不良反应。病毒脱落和发病持续时间短(住院10天)。另一名患者在出院后6周轻度复发。

研究表明,特科韦可能能够缩短人类猴痘症状的持续时间,缩短患者的感染时间,但目前还不能确定这就是特科韦的治疗效果。然而,Brincidovir的副作用是严重的,没有证据支持它可以治疗人类猴痘。

该论文还指出,人类猴痘带来了独特的挑战,甚至对资源充足的卫生保健系统也是如此。目前,我们迫切需要对这种疾病的抗病毒药物进行前瞻性研究。

值得一提的是,5月24日,mRNA疫苗研发企业Mardner宣布,将利用其mRNA疫苗研发平台研发猴痘mRNA疫苗。

此前,Moderna在新冠肺炎基因序列公布的第二天就开始了新冠肺炎mRNA的研发,并迅速研发出新冠肺炎疫苗。首席执行官Stefana Bancel表示,Mardner投入了大量资金来制造新疫情的下一次爆发,这可以将开发新疫苗的时间缩短一半(仅20天)。

02

猴痘的来龙去脉

在人们对传染病惊恐万分的时代,猴痘在哪里诞生?下面我们就借助《自然》上的一篇文章来做一个详细的分析,这篇文章讲了什么是猴痘,它来自哪里,以及科学家对猴痘的看法。

sci.cn/20220526/1653555394761_5295905.jpg" />

1958年,研究人员在实验室猴子身上首次发现了猴痘病毒,这是一种由啮齿类野生动物感染传播的病毒。与新冠病毒SARS-CoV-2这种快速演变的RNA病毒不同,猴痘是一种DNA双链病毒。而DNA病毒结构比较稳定,在发现变异时会进行自我修复,这意味着猴痘病毒发生变异的可能性很小,传播性也不会忽然变强。

过去大部分猴痘疫情都发生在中非和西非等地,即使是非洲以外的病例,也仅限于少数有非洲旅游史或与进口感染动物相关。

2003年,美国报告了一次猴痘疫情,当时一批来自加纳的啮齿动物把病毒传染给伊利诺伊州的宠物草原犬,导致感染了70多人。

最近几十年,刚果民主共和国一直在与猴痘作斗争。而在2017年,尼日利亚更是爆发了四十年未见的猴痘疫情,至今还未结束。

但最近一周,15个从未流行过猴痘病毒的国家,报告了猴痘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

这种在非洲之外很少发现的罕见病毒性疾病,首次出现在欧美及澳洲不同的国家,且在世界各地的不同人群中具有独立的传播链,这让人们开始紧张起来。

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猴痘疫情暴发预警。随着监测力度的加强,未来有可能发现更多的病例。世卫组织认为,当前的应对重点是如何保护好易感人群并且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03

猴痘病毒在变异吗?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流行病学家安妮·里莫因(Anne Rimoin)在《自然》这篇文章中表示,她研究了刚果共和国的猴痘疫情十多年,十分惊讶这种藏在非洲大陆的病毒是如何传播到各国的。

猴痘在非洲的传播链

现在在非洲以外地区的病例数量,已经超过了1970年以来这些地区的所有病例数量。这种传播速度,让科学家们不得不保持高度警惕。

那么,猴痘到底有多可怕呢?

实际上,猴痘的症状与天花相似,但临床反应较轻,发病初期表现为发热、头痛、淋巴结肿大、肌肉酸痛、重度疲乏等;之后则会引起面部和身体的皮疹,并且有可能导致继发性感染、支气管炎、败血症等。

尽管症状看上去十分可怖,但大多数人无需治疗就能在几周内康复。

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的病毒学家杰伊·胡珀(Jay Hooper)明确表示,猴痘不像新冠病毒。

首先它不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它是通过体液、密切接触传播的,如咳嗽时的唾液。而新冠近期已经被证实了可以通过空气传播,可以说,猴痘的密接感染者数量与新冠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矮了一大截。

其次,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天花疫苗对猴痘病毒的有效性高达85%。胡珀认为,目前人们已经有遏制猴痘传播的治疗方法和疫苗,并不需要太过恐慌。但我们需要防患于未然,科学家依旧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5月19日,葡萄牙的研究人员上传了当地猴痘病毒的第一份基因组报告。从这份初步的基因分析报告中,研究人员发现,此次传播的猴痘病毒与西非发现的一个病毒株有关。与中非的毒株相比,该毒株引发的症状较轻,死亡率较低,在医疗资源匮乏的非洲农村中统计的死亡率仅为1%。

纽约市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古斯塔沃·帕拉西奥斯(Gustavo Palacios)则强调,这份报告的内容还有待完善,在得出明确结论之前科学家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

所有人都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我们尚不知道,这次的毒株与西非的毒株有多大的区别,各国出现的病例之间又是否具有关联性。

04

未来我国如何对抗猴痘?

国际上十分重视此次猴痘疫情。那么,在天花疫苗已经停止接种的四十多年后,我国又该如何防范猴痘的传染呢?

作为对生物恐怖主义的预防措施,美国等国家一直保持着天花疫苗的供给,并有一种抗病毒疗法。对于密切接触病患的医护人员,他们会使用“环形疫苗接种”来控制传播,这是一种为感染猴痘的密切接触者接种疫苗,以切断传播。

根据迄今为止的数据,亚特兰大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痘病毒小组负责人安德里亚·麦科勒姆 (Andrea McCollum)认为,目前的爆发可能不需要采取环形疫苗接种以外的遏制策略,她说:“即使在每天都发生猴痘的地区,它仍然是一种相对罕见的感染。”

加州大学传染病专家张作风教授指出,中国在1982年就停止全民接种牛痘疫苗,接近50%的中国人群已经接种过天花疫苗,考虑到病毒初始传播指数(R0)小于1,即就是有新病例,也很难造成大规模疫情。

但是一旦发现疫情,我们应该对40岁以下的人群进行紧急接种。这需要我们有足够的疫苗储备,以备不时之需。5月22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表示,在消灭天花后,他们一直对“牛痘”疫苗进行了安全封存,时刻准备着再次启用。

在病毒四伏的世界,未雨绸缪并不是一件坏事,我们都希望看到猴痘疫情尽快被控制住,不再蔓延。

参考资料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1421-8

2. https://mp.weixin.qq.com/s/Rjg77IUOJVNt7lMkn_oICw